1. 四川一網安隊長因病離世 期間仍用手機辦公

        2017-10-12 08:25 來源: 四川在線
        調整字體
         本文圖均為 四川在線 圖

        本文圖均為 四川在線 圖

          四川在線訊 10月4日,秋雨瀝瀝,巴河含淚,數百名公安民警和社會各界人士自發地趕到四川平昌縣南臺山陵園,沉痛追悼幾天前因病魔奪去生命的平昌縣公安局網安大隊長趙永平。陵園莊嚴肅穆,黑底白字的挽聯上“永平兄弟,一路走好!”在向人們低沉地哭訴:“老天無情啊!他才43歲,就離開了人世!”

          趙永平的老父親,這位白發蒼蒼、步履蹣跚的離休老公安戰士被攙扶著走進靈堂來見兒子最后一面,送兒子最后一程。白發人送黑發人啊!此情此景,讓人多么不愿意看到。趙永平的母親早已成為淚人,幾度暈厥。妻子雙眼哭腫,身體也虛弱得無法站立,被女民警攙扶著。當低垂的哀樂奏響,現場的縣公安局領導和所有的人們都含胸默哀,低泣聲連成一片,讓人動容。

          在陵園外,趙永平的生前同事輪流地在這里擔任值守。他們要多陪陪一會兒親愛的戰友。追悼會第二天,趙永平將按照當地習俗,下土安葬在這片他熱愛著的土地。

        “莫開玩笑,我還要去上班呢”

          “莫開玩笑,我還要去上班呢”

          查體患癌,占據他心靈的不是恐懼而是使命

          趙永平所在的網安大隊是24小時工作制,網絡安全保衛工作需要及時預警、精準處置和打擊,大隊民警要不間斷、輪流值班。作為網安大隊長的他,因為考慮到其他幾名年輕同事娃娃小,需要更多時間照顧,他便猶如父兄一般主動承擔起了大量的值班任務。

          無論白天還是黑夜,在平昌縣公安局網安大隊總能看見趙永平那不知疲倦的身影。

          2017年春節后,趙永平又像往常一樣在辦公室工作。突然,他感到腿部一陣又一陣地劇烈疼痛。起初,趙永平以為自己是小毛病,挺一挺就過去了。沒在意,繼續堅守在崗位。

          然而,此次疼痛并沒有減弱,反而愈加強烈,致使他幾乎無法坐立,不得不回到家中。

          在家人陪同下,趙永平到縣人民醫院檢查,醫生建議他到省里的大醫院做進一步檢查。

          “你看嘛,醫生沒有檢查出啥名堂,沒事的”。趙永平以為只是小病,嚷著要去上班。

          由于腿上的不明包塊,不放心的家人堅決要求趙永平去四川省腫瘤醫院做全面檢查。

          “肺癌晚期?!?天后,猶如“晴天霹靂”的消息,炸在了趙永平家屬的頭頂。得知病情的家屬沉重無比,而趙永平卻說:“莫開玩笑,我還要去上班呢?!闭f著,他便準備收拾東西往平昌走。

        “干公安工作生病就回家休養,群眾就吃苦頭了!”住進醫院那天起,辦公室就從平昌移到了病房

        “干公安工作生病就回家休養,群眾就吃苦頭了!”住進醫院那天起,辦公室就從平昌移到了病房

          在家屬強硬的要求下,趙永平作了進一步檢查,但“肺癌晚期”那個陰霾的結論始終沒有改變。

          “必須住院接受治療?!泵鎸︶t生發出的指令!趙永平想到的不是自己的身體,而是手中的工作。

          因為走得匆忙,他沒來得及交接。同時,時值省市正在集中開展各項整治打擊工作,他擔心萬一網絡安全保衛工作出現閃失怎么辦?強烈的工作責任心讓他忘卻了一身病痛,他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,根本聽不進醫生和家人的意見。

          趙永平執意要求家人開通手機數據流量,通過手機掌握全縣網絡安全保衛工作,毅然將“辦公室從平昌搬到了成都的病房”。

          3月中旬至5月中旬,趙永平除了吃飯、睡覺,只要一醒來,便將精力全部集中到“手機”上。通過手機安排大隊日常業務工作。期間,協助查處多起行政案件,指導民警固定3起電子證據案件。

          在省腫瘤醫院病情得到稍微控制后,趙永平便要求返回平昌修養。其實就是想找機會上班。

          6月底,趙永平回到了工作崗位。身邊的同事、朋友都勸他暫時放下工作,好好休養,但他卻依然帶病堅持工作,他說:“干公安工作生病就回家休養,群眾就吃苦頭了!”

          在返崗的日子里。趙永平累了,就躺在辦公桌上休息一會兒。痛了,就用藥物進行暫時壓制。期間,幾次暈倒。同事們看到眼前的趙大隊,都忍不住潸然淚下。但每每醒后的他總會笑著對同事說:“今年是個特殊的政治年,大家都很辛苦,我挺挺就過去了?!?/p>

        “他確實是累倒在工作崗位的”噩耗傳來,全局干群異口同聲地惋惜

          “他確實是累倒在工作崗位的”噩耗傳來,全局干群異口同聲地惋惜

          無情的病魔加劇了肆虐的步伐。

          9月11日,病重的趙永平再次被家人送到成都。經過專家會診,癌細胞已轉移至大腦,醫院建議回平昌調養。這意味著,趙永平的生命已進入了彌留的最后時刻。

          9月19日在省腫瘤醫院治療了8天的趙永平被接回平昌。9月27日23時56分,時間永遠定格了他年輕的、43歲的生命……趙永平再也沒有醒來,留給父母妻兒的是撕心裂肺的吶喊,留給全局戰友的是無盡的思念。

          “趙永平確實是累倒在工作崗位的?!逼讲h公安局政治處主任張堯仁一臉悲痛地介紹。他從警二十多年來,始終奮戰在案件偵辦、配偵第一線。他是同事們眼中的好大哥、好領導、工作狂,為人謙遜、待人誠懇、兢兢業業、任勞任怨、一絲不茍。他先后2次榮立三等功、多次榮獲全市網安工作先進個人、消防先進工作者等榮譽,同時取得了全局唯一的電子物證檢驗鑒定資質。

          趙永平所在的網安大隊更是個工作任務特殊的部門,長年超強度、超負荷的工作透支了他年輕的生命。他無私奉獻、忠于職守,生命不息、戰斗不止,鞠躬盡瘁、死而后已的精神,詮釋了人民公安為人民的厚重擔當。全局民警紛紛為他落淚!為他點贊!

          “永平為人忠厚、工作兢業,只要一聽有任務,哪怕逢年過節在吃飯也會立即丟下碗筷飛奔而去……他像風箏一樣飛走了,我想抓住線頭把他拽回來”。望著遺像,一臉淚花的妻子謝向前說。

          責編:朱曦東

        掃二維碼上長江網移動端
        分享到: 0

        相關閱讀

        文化社會

        財經健康

        旅游青春

        玩弄熟妇的屁股眼